德州扑克能否走进阳光 奖金由赞助商提供是比赛

CFP供图

CFP供图

  除了昨天娱乐明星汪峰的工作室针对某媒体对其“涉赌”报道发出的声明外,对于汪峰的“南京扑克锦标赛涉嫌赌博被叫停”事件,官方的回应便停留在“南京鼓楼警方”4月18日的微博通报中,“16日,南京市公安局鼓楼分局接到群众举报,称在五台山体育馆举行的德州扑克比赛有赌博行为。接报后,鼓楼分局迅速开展调查。根据调查情况,该活动涉嫌赌博违法犯罪,现已依法立案调查。目前,正在进一步工作中。”

  尽管汪峰声明,其与多名奥运冠军助阵的慈善赛与涉嫌赌博的“2015中国(江苏)扑克锦标赛暨APPTCHINA南京站”决赛第二阶段的比赛,“不在同一天,也不属于同一赛事。”但德州扑克却因缺乏市场规范,近年频生乱象,而在国内游走于灰色地带,关于其是否属于赌博的争议更从未停息。

  记者注意到,本次赛事的主办单位是两家体育文化传播公司,而主办方则是江苏省社会体育管理中心和江苏省棋类运动协会。对此,国家体育总局棋牌运动管理中心相关负责人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,“每个地方的体育部门具有办赛的自主权,总局起到的是指导作用”,同时,“因德州扑克长期具有争议,所以并没有对其进行设项,总局和棋牌中心没有举办和批准过任何形式的德州扑克比赛。”

  据该负责人介绍,几年前,在世界智力联盟的推动下,中心曾经观察过这个项目,甚至在2012年批准德州扑克运动在湖北和海南进行试点,“但无奈项目‘出身’不好,容易与国家大政策相悖,再加上立项牵涉很多程序,德州扑克很多条件都无法满足,所以始终无法定性。”因此,这个在美国产业总值在10亿美元左右的竞赛项目,在中国却一直处于体育和娱乐的边缘,“不能明确认定为体育项目。”

  “德州扑克被认定起源于美国德克萨斯州,但兴盛于拉斯维加斯。” 作为国内较早接触德州扑克的体育产业人,王奇如此解读该项目的“出身”,“世界扑克大赛(以下简称WSOP)是德州扑克的经典赛事,全球参赛者在线上打门票,优胜者到拉斯维加斯进行总决赛,没有门票的花钱买票,这个钱要滚到奖池里。但在中国,以参赛选手的报名费作为最后的奖金,就很容易在运作上留下涉赌的口实。”

  在中央财经大学副教授、中国体育法学研究会理事马法超看来,“目前,国内职业体育比赛的收入来源主要通过转播、门票、赞助和特许商品等方式,虽然项目不同,收入方式会有所变化,但运动员都是通过这些方式挣钱的。”而像涉案赛事的操作模式——奖池取决于报名费总金额、一名选手可通过缴纳参赛费重复进入比赛,若主办者还以营利为目的,“则可视作涉赌”。

  “倘若不收报名费,或报名费只用于办赛,冠军的奖金由赞助商提供,优胜选手拿的不是报名费的集合,这就是一个普通的比赛。”王奇表示,由于当前内地缺少相应部门出台的规范制度及竞赛规则,应市场需求而生的德州扑克比赛,很多受到拉斯维加斯及澳门等模式的影响,“是国际上通行的,也具有博彩性质的赌场模式”,这种深根于“赌城”的操作方式,却因国情不同,又缺乏相关的政策及监管,“很容易变为赌博”,案例一多,项目则被放大了博彩性质,削弱了体育项目的特征,最终“跑偏了”。

  2011年,王奇曾牵头组织“中国德州扑克发展论坛”,在他看来,德州扑克运动自2007年左右从美国进入中国,不到10年便拥有大批爱好者,“现在,明着和暗着,公开或地下,德州扑克的参与人数特别多,且受众群体相对高端,所以,地方体育局或其他部门都看好这项比赛,从项目受欢迎的程度来说,封杀和制止不太可能,倒不如制定统一的竞赛规则,收支两条线,在尊重法律的前提下让项目能走到阳光下发展。” 在王奇看来,市场在逐渐成形,若没有自己的规则,不适宜的规则就会进来,尤其在取消赛事审批的背景下,规范性尤其重要,“否则有可能变成猫捉老鼠的游戏。”

  但马法超认为,对于像德州扑克这样缺乏市场规范的项目,行政手段主要功能在于底线的设立,“政府不需要把手伸那么长,既不需要大力推广、普及和发展,也不需要限制、打击和防范,尽到消极的注意义务就好了。”尤其在法律层面上,“很多活动都可以找到相应的规制和保护依据,现在的主要问题是意识不到灰色地带和执法不严。”在他看来,只要严格依法行事,“喜欢这个项目的人按照有关规定去办相应的赛事,就没什么可质疑的。”

  本报北京4月22日电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9835qp.com/a/ganhuo/xianshangzhengguidezhoupukepingtai/2019/0515/1038.html